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电影人传奇 > 第1828章 合作
    服装品牌赞助明星在时尚圈不是新鲜事,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女星出席电影节、参加奥斯卡,她们从头到脚,从彩妆、服装配件、珠宝等指定品牌皆涉及品牌赞助,甚或是担纲品牌代言身份所产生的配合穿戴曝光等合作。越有影响力的女星,想要赞助的品牌越多,而且越高端。

    皮尔卡丹主要是做成衣的,并不做高级定制,衣服主要面向大众,所以,皮尔卡丹没有赞助明星,也没有大明星选皮尔卡丹出席红毯仪式。现在听到许望秋的建议,他觉得赞助明星的想法特别好,中国现在是没有开垦的空白市场,大家对时装,对皮尔卡丹这个牌子都非常陌生,跟优秀的电影人合作无疑能够很好地帮皮尔卡丹打响在中国的名气。

    皮尔卡丹笑容满面地道:“许,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年轻人,眼光真的太好了。如果你出来做生意,肯定会成为世界级的大富豪。”

    许望秋笑着摆摆手:“相对于成为大富豪,我更愿意成为优秀的艺术家。”

    皮尔卡丹笑着道:“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伟大的艺术家的。”

    “托你吉言。”许望秋笑了笑,看着皮尔卡丹认真地道,“你是服装方面的专家,知道我们中国现在服装和化妆的水平,真的比较落后。我们电影出口公司的电影是要出口的,是要跟好莱坞,以及国家和地区的电影竞争。如果我们的服装和化妆水平跟国外差得很远,那在跟国外电影较量的时候就会处于劣势。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跟你们合作,提升我们在服装和化妆方面的水准而我们也会帮皮尔卡丹宣传,这是双赢。”

    皮尔卡丹见许望秋说得如此诚恳,就道:“当然,我很愿意做这样的事。只要你们在服装和化妆上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可以随时来找我,找宋怀桂也可以。”

    王岚西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当他听到皮尔卡丹愿意为出口公司和演员提供服装,非常高兴,这算是解决了中国电影代表团出国访问的一代难题。

    最近两年,中国电影人出国访问,参加各种活动越来越多,而每次出国访问,演员的服装都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在出席一些重要活动的时候,国家会为男同志定做西服,为女同志准备旗袍。不过大部分代表团出去,都是到电影厂的服装仓库借衣服。

    比如去年北影代表团去东瀛,参加电影天平之甍的首映式。整个代表团里,刘晓庆是唯一的女演员。她到北影服装车间借了件演戏用的旧旗袍。旗袍胸间被虫子蛀了一个洞,下摆还有另一个洞,旗袍开衩的地方也撕裂了。刘晓庆就想了个办法:胸前的洞用一朵红花缀在上面挡住,开衩的地方打了个结,提上皮包就看不见了,至于下摆的洞就只能视而不见了。

    最尴尬的是晚宴,在东瀛每个餐馆的门口都有服务生为客人脱大衣。当中国代表团的成员风度翩翩地把大衣往服务生手上一交,大衣上印着的大字“北影服装”立刻跳入眼帘,而接待中国代表团的东瀛人大多数都是中国通,都是懂的,那份尴尬简直不用提了。

    每次中国电影代表团出去都会遇到这样尴尬事但没办法,现在国家穷,不可能代表团出国,就给演员置办一次衣服。现在皮尔卡丹愿意为演员提供衣服,真的解决大问题了。至少中国演员到国外参加一些重要活动时,不用再为没有衣服而犯愁了。

    其实许望秋提议跟皮尔卡丹合作,除了解决中国电影代表团出国访问的服装问题,最重要的是希望借助皮尔卡丹的力量,提升中国电影服装和化妆的水平,为中国电影工业化积蓄力量。

    提到电影工业化,人们最先想到的是大成本大制作,似乎眼花缭乱的特效就是工业化。这是一种特别严重的误解,电影工业化最重要的是专业分工,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而中国电影工业化最大的障碍就是缺乏专业人才。

    在后世有一部叫破冰行动的电视剧,其中有歌情节曾经引起了很多争议,戏中的禁毒大队队长戴的手表是江诗丹顿。有观众骂导演瞎搞有观众猜测队长是黑警,有观众分析原型人物在年轻的时候就做到电信地区分公司的经理,有钱买江诗丹顿。实际上队长不是黑警,也不是有钱买江诗丹顿,而是道具不懂。根据剧情需要队长需要戴表,道具就到市场上去买。道具不懂表,就在市场上买了一块看起来很漂亮的表,给演员戴上,结果是山寨版的江诗丹顿。

    这样的现象在国产影视作品中特别普遍,服装、道具穿帮的现象层出不穷。导致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缺乏专业人才。对国内电影行业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国内影视作品中灯光有70的人来自河南的灯光村,而道具很多主要是河北的一些村子。这些人没有经过专业的电影培训,也没有足够强大的专业技能,往往是跟着熟人干,摸索出一点经验。让他们做一般性的东西能做,但如果要做的东西他们没见过,根本就做不出来。

    其实拍电影跟做工程项目是一样的,工程项目涉及到设计、土建、结构等专业,对应到电影拍摄中就是剧本、化妆、道具等环节。做工程项目中每个环节都需要专业人士来着如果每个环节都有大量非专业人士,那做出的工程往往是豆腐渣工程。

    中国电影之所以烂片层出不穷,最最要的原因就是,从制片到导演,从灯光到美术,充斥着大量没有专业技能的人员,这也是中国电影工业化的最大障碍。连专业的技术工人都没有,想搞工业化简直就是在空中搭建楼阁。

    中国电影在服装和化妆领域跟国外的差距特别大,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是没有太多的穿衣自由的,化妆就更不要替了,擦点百雀羚都有可能被说成资产阶级习气。而法国在时尚领域特别强,巴黎是世界时尚之都。许望秋希望通过跟皮尔卡丹合作培养出专业能与国际接轨的服装师和化妆师,进而提升中国电影的服化水平。

    双方都有心合作,都觉得这是能够双赢好事,皮尔卡丹为出口公司,以及演员提供赞助的事就定下来了。当然,具体怎么合作,具体怎么操作,还需要反复沟通,直到最终达成协议。

    在合作的事敲定之后,许望秋跟皮尔卡丹信马由缰的闲聊。在闲谈中,皮尔卡丹讲到了他刚刚收购不久的马克西姆餐厅。

    19世纪末,一名叫马克西姆加雅尔的人在法国皇家大街创立了马克西姆餐厅。受贵族子弟带动影响,马克西姆餐厅逐步发展成为巴黎上流社会年轻人聚会的俱乐部,曾吸引了来自各国的政要、经济界名家以及文学艺术家。

    19年,皮尔卡丹以1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濒临破产的马克西姆餐厅。在收购的马克西姆餐厅后,皮尔卡丹将其改造成为大众法餐厅,马克西姆由神秘、高端变成大众品牌,因此吸引了一大批普通大众前往,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起死回生。

    皮尔卡丹看着许望秋,看似随意地道:“你觉得我在北平开一家马克西姆餐厅怎么样?”

    许望秋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马克西姆餐厅在8,90年代的风光,但至少听说过。皮尔卡丹在马克西姆餐厅起死回生后,想的不是到其他国家开分店,而是把餐厅开到了中国,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由衷地道:“我觉得其他人听到你的这个想法,会觉得你疯了,觉得在中国开这样的餐厅没有市场。但我不觉得你疯了,反而觉得这是个绝妙的主意!”

    皮尔卡丹听到这话,高兴地道:“你真这么觉得?”

    许望秋点头道:“是的。现在北平的西餐厅只有老莫、和平饭店在内的几家,而且经营的都是俄餐。如果马克西姆餐厅在北平城开店,那就是北平城唯一的法式西餐。如果能是不是搞点文化沙龙,那在马克西姆吃饭会成为一种身份的象征,会成为外国使馆工作人员,以及新晋富人贵胄的必去之地。”

    皮尔卡丹哈哈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俄国人做菜的水平是没办法跟我们法国人相比的。如果开一家正宗法国餐厅,肯定会大受欢迎的。”

    宋怀桂看了许望秋一眼,前两天皮尔卡丹给他讲过这件事,说他打算在北平开一家马克西姆餐厅,而他的理由就是北平西餐厅非常少,而且只有俄餐,如果开一家法国餐厅,肯定会大受欢迎。没想到许望秋也是同样的看法,这个年轻人真的很厉害。

    许望秋他们边吃边聊,足足吃了两个小时才结束。从悦宾饭店出来,许望秋他们顺着胡同往前走,边走边聊。走到胡同口,宋怀桂看到文化部艺术局局长张平向这边走来。

    张平在出任艺术局局长前在中央美术学院做过系主任,以及副院长。宋怀桂当初在中央美术学院学绘画的时候,张平是系主任。皮尔卡丹想在中国组建模特队,需要专门的场地训练模特,最终他们租下了鼓楼二层的大厅。他们能够租下这个地方,全靠张平帮忙。

    现在遇到张平,宋怀桂和皮尔卡丹自然不敢怠慢。宋怀桂满脸笑意地道:“张老师,您这是要去哪里啊?”皮尔卡丹也笑着用英语道:“张先生,晚上好。”

    张平看到宋怀桂和皮尔卡丹微微颔首,淡淡地道:“你们好。”刚说完,他就看到了旁边王岚西,马上毕恭毕敬地向王岚西问好:“王部长,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

    皮尔卡丹虽然听不懂张平说的什么,但张平毕恭毕敬的态度让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张平可是政府官员啊,有必要对电影公司的总经理如此毕恭毕敬吗?这是什么情况。

    宋怀桂则完全傻掉了,目瞪口呆地看着王岚西,心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电影出口公司的总经理吗,张老师怎么会喊他部长?笔趣阁 www.bjjdgay.cn 更新速度最快!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