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探花探红楼 > 第1112章
    李寻欢而今作为贾政的一个门下清客,当然只能听从主家对自己作出的所有安排,无可拒绝。

    但当他沉稳地走进了学堂,居然只安逸轻松地坐着,并不忙着授课讲学。

    半眯着眼扫了一下坐得都很端正的众人后,才慢条斯理地启口淡淡问道,“贾瑞究竟怎么了,”

    他当然知道在这帮学生里,绝对会有人知道点儿什么的,所以今天就来探试一下。

    他这方才问罢,就见着贾菌突然低头,捂着嘴暗自笑了,于是李寻欢就立即站起身,指着贾菌说道,“你出来一下。”

    这贾菌还正在自个儿偷笑呢,哪能想到小先生会点名让自己随他出去,心下顿时就唬住了。

    有些无措地瞧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贾兰,看他也是一脸帮不了自己的表情,这才拖着脚步无可奈何地随李寻欢走出了学堂。

    “贾瑞到底怎么了?”这小先生直接就开门见山,没半分的含糊。

    贾菌到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支支吾吾了好半天,在他的深邃眼光的直视下,手心都好似捏出了汗,实在是编不出合理谎言就干脆答道:

    “说是病了,还病得不轻的样子。”

    “哼,好好的人怎么突然间就病重了?”李寻欢可不想给他喘气儿的时间。

    “学生也不知,倒是听贾蔷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纯属自做自受……”贾菌这时的口气变得有点幸灾乐祸了,也有一个大为解气的表情自然浮现。

    李寻欢为此就不免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贾瑞是这贾府义学塾贾代儒的长孙,平时贾代儒如果有什么事,即命贾瑞管理学中之事。

    但贾瑞毕竟是出身小户,平时又被那刻板的贾代儒在素日里教训最严,不许他多走一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赌钱,有误学业。

    但这个老学究却忘了物极必反这个原理,最终导致自己的长孙——贾瑞成了个最图便宜且没什么行止的人;

    经常在学中以公报私,还勒索那些同窗子弟们请他吃喝。

    后又助着薛蟠称王这个家学里,以图些银钱酒肉。

    正是因为他一度放任了薛蟠的横行霸道,助长了他带来的种种歪风,才会引起那日涉及整个学堂里的一通大闹!

    不过那贾瑞虽有些劣迹,可既然他毕恭毕敬地唤自己一声老师,讲桌也大都是他在整理。

    看在对自己还是非常尊敬有礼的份上,所以李寻欢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去看看他,去探望一下这个不争气的学生。

    但现在还是必须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贾瑞突然间就病得不轻了?从贾菌嘴里听到的是贾瑞没事就去王熙凤处请安……令那王熙凤认为是他怀有非分之想、无故调戏……于是贾蔷和贾蓉就得了王熙凤的指示,趁机跑去戏弄、威胁、讹诈、勒索贾瑞……

    就这么听贾菌笼统地叙述,李寻欢就基本知道整个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了;

    虽然贾瑞确实有不对的地方 ,但那王熙凤作为嫂嫂,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或者是直接就给以脸色,当场就棒喝醒这个鬼迷心窍的小叔子便是。

    而不应该对其作假意迎合,甚至还设下一个歹毒的相思局……

    匆匆回到而今住的那小院里,拿了贾宝玉昨夜送来的,不知他从何处弄来的数颗人参丸子。

    但据李寻欢猜测,这种名贵值钱的东西应该是出自贾母那里,反正自己也用不上此物,兴许可以拿给贾瑞服下保命也不一定。

    才刚走出院门几步,就被那急匆匆而来的李贵老远的叫住了,同时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装束和贾府人明显不一样的中年男人。

    李寻欢也就站定看着这二人快步行至自己跟前,心里还在揣测难道是贾政找自己有事?

    李贵倒是带着笑走近,指着身边同行的那男人对他说道:“李先生慢走,这位是南安郡王府的人。”

    介绍完此人,李贵就算完事,立即拔腿溜了。

    而那位来自南安王府的男人始终都带着一脸的不得了神情,很冷淡地对他说;“奉南安王命,请李先生到府上去一叙。”

    看着这奴才居然摆出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脸,还想要自己老老实实的随他去南安王府,简直是痴人做梦,异想天开!

    但那南安王怎会突然子的让自己去他府上?而且还如此个恶劣态度?不过就是在贾敬寿宴上瞧过一眼,自己勉为其难地被贾政介绍给了当时在座的一些权贵而已。想这南安郡王当时应该也在场。

    但看到面前这位的嘴脸,李寻欢理都不去理他,转身就走了,现在他有紧要事做,这些无关之人,无关之事完全从就勿需理会。

    那贾代儒住的院子不大,并没有几间屋子,看上去就像是日子过得相当紧巴巴的那种!

    但如此情形就让李寻欢很是不解了;

    按说这贾代儒,乃当今之老儒,虽然是性格过于死板,而且也不怎么近人情通世故,但学问和人品自是有的!

    而且也据他所知,那在贾家倍受宠爱的贾蓉媳妇---秦氏的弟弟--秦钟,要到这贾代儒的门下读书,也不是说来就来的,还就是恭恭敬敬地封了二十四两银子的贽见礼给他。

    须知这二十四两银子可是那现任营缮郎——秦业,为了秦钟读书,四处去东拼西凑才集得的。

    看那家学里学生的数量不少,以如此多的学生来作推算,这个贾代儒绝对不至于如此清贫呀?而且他还有可观的月俸,日子应该很好过呀。

    还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而那贾代儒已经苦着一张老脸出来迎他了。

    眼里明显有些惊讶,应该是完全没想到李寻欢竟会来自己家里探病吧。

    二人虽同在家学里教书,平时却很难逢上。但见他年纪轻轻,容貌生得俊美,以至于这贾代儒看轻了他,在心里其实也不屑于理会他。

    李寻欢当然不介意他对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态度,所谓文人相轻嘛,他非常了解这种心态,于是并不会对此作多的计较。

    和贾代儒彼此见过礼后便问起了贾瑞的病情,贾代儒的一张苦脸几乎就要哭了,叹着气回道:

    “那孩子不知怎么的就病倒了;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昼常倦,下溺连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

    而且合上眼还只梦魂颠倒,满口乱说胡话,惊怖异常!这大夫都来了去了好几拨儿,可都是束手无策呀!”

    听到贾代儒描述的那些症状,即刻就让李寻欢觉得:‘这贾瑞大好年纪的,怎会生出此等要命的病症,自己这打一出娘胎就有肺疾的身体都没他这病要命!’

    于是就和言安慰道:“吉人自有天佑,老先生也勿需过于着急!”

    贾代儒听到他的安慰,就摸了把老泪继续说下去:

    “昨日有个跛足道人来化斋,口称专治冤业之症,然后就从他的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来——两面皆可照人,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

    递与贾瑞后说那镜子是个不得了的宝贝,天天看它就可保命矣。

    因为那宝贝镜子是出自太虚幻境的空灵殿上,而且是那警幻仙子所制;

    不但专治邪思妄动之症,还具有济世保生之功。

    还说他之所以带‘风月宝鉴’来到这世上,就是给那些聪明杰俊,风雅王孙等看照的。

    不过千万不可照正面,只能照镜子的背面,这是必须切记的,很要紧!

    最后那跛足道人说定了会在三日后来收取,保管病会好了的。他把话一说毕,就佯常而去,我们老俩口是苦留不住啊。”

    李寻欢一听到他嘴里竟然道出了;‘太虚幻境,警幻仙子,风月宝鉴!’立即的就惊呆了,眉头不觉一皱,深觉难以置信,心里不免暗揣测:

    ‘所讲这些不过是那贾宝玉做的一个春梦而已,怎会真的就有?’

    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刚听到的这些离奇内容,突然听到躺里间的贾瑞发出惨叫一声,于是顾不得想明白那些疑问,急切中拔脚就抢先进了屋。李寻欢而今作为贾政的一个门下清客,当然只能听从主家对自己作出的所有安排,无可拒绝。

    但当他沉稳地走进了学堂,居然只安逸轻松地坐着,并不忙着授课讲学。

    半眯着眼扫了一下坐得都很端正的众人后,才慢条斯理地启口淡淡问道:“贾瑞究竟怎么了?”

    他当然知道在这帮学生里,绝对会有人知道点儿什么的,所以今天就来探试一下。

    他这方才问罢,就见着贾菌突然低头,捂着嘴暗自笑了,于是李寻欢就立即站起身,指着贾菌说道:“你出来一下。”

    这贾菌还正在自个儿偷笑呢,哪能想到小先生会点名让自己随他出去,心下顿时就唬住了。

    有些无措地瞧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贾兰,看他也是一脸帮不了自己的表情,这才拖着脚步无可奈何地随李寻欢走出了学堂。

    “贾瑞到底怎么了?”这小先生直接就开门见山,没半分的含糊。

    贾菌到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支支吾吾了好半天,在他的深邃眼光的直视下,手心都好似捏出了汗,实在是编不出合理谎言就干脆答道:

    “说是病了,还病得不轻的样子。”

    “哼,好好的人怎么突然间就病重了?”李寻欢可不想给他喘气儿的时间。

    “学生也不知,倒是听贾蔷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纯属自做自受……”贾菌这时的口气变得有点幸灾乐祸了,也有一个大为解气的表情自然浮现。

    李寻欢为此就不免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贾瑞是这贾府义学塾贾代儒的长孙,平时贾代儒如果有什么事,即命贾瑞管理学中之事。

    但贾瑞毕竟是出身小户,平时又被那刻板的贾代儒在素日里教训最严,不许他多走一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赌钱,有误学业。

    但这个老学究却忘了物极必反这个原理,最终导致自己的长孙——贾瑞成了个最图便宜且没什么行止的人;

    经常在学中以公报私,还勒索那些同窗子弟们请他吃喝。

    后又助着薛蟠称王这个家学里,以图些银钱酒肉。

    正是因为他一度放任了薛蟠的横行霸道,助长了他带来的种种歪风,才会引起那日涉及整个学堂里的一通大闹!

    不过那贾瑞虽有些劣迹,可既然他毕恭毕敬地唤自己一声老师,讲桌也大都是他在整理。

    看在对自己还是非常尊敬有礼的份上,所以李寻欢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去看看他,去探望一下这个不争气的学生。

    但现在还是必须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贾瑞突然间就病得不轻了?从贾菌嘴里听到的是贾瑞没事就去王熙凤处请安……令那王熙凤认为是他怀有非分之想、无故调戏……于是贾蔷和贾蓉就得了王熙凤的指示,趁机跑去戏弄、威胁、讹诈、勒索贾瑞……

    就这么听贾菌笼统地叙述,李寻欢就基本知道整个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了;

    虽然贾瑞确实有不对的地方 ,但那王熙凤作为嫂嫂,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或者是直接就给以脸色,当场就棒喝醒这个鬼迷心窍的小叔子便是。

    而不应该对其作假意迎合,甚至还设下一个歹毒的相思局……

    匆匆回到而今住的那小院里,拿了贾宝玉昨夜送来的,不知他从何处弄来的数颗人参丸子。

    但据李寻欢猜测,这种名贵值钱的东西应该是出自贾母那里,反正自己也用不上此物,兴许可以拿给贾瑞服下保命也不一定。

    才刚走出院门几步,就被那急匆匆而来的李贵老远的叫住了,同时他身边还跟着一个装束和贾府人明显不一样的中年男人。

    李寻欢也就站定看着这二人快步行至自己跟前,心里还在揣测难道是贾政找自己有事?

    李贵倒是带着笑走近,指着身边同行的那男人对他说道:“李先生慢走,这位是南安郡王府的人。”

    介绍完此人,李贵就算完事,立即拔腿溜了。

    而那位来自南安王府的男人始终都带着一脸的不得了神情,很冷淡地对他说;“奉南安王命,请李先生到府上去一叙。”

    看着这奴才居然摆出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脸,还想要自己老老实实的随他去南安王府,简直是痴人做梦,异想天开!

    但那南安王怎会突然子的让自己去他府上?而且还如此个恶劣态度?不过就是在贾敬寿宴上瞧过一眼,自己勉为其难地被贾政介绍给了当时在座的一些权贵而已。想这南安郡王当时应该也在场。

    但看到面前这位的嘴脸,李寻欢理都不去理他,转身就走了,现在他有紧要事做,这些无关之人,无关之事完全从就勿需理会。

    那贾代儒住的院子不大,并没有几间屋子,看上去就像是日子过得相当紧巴巴的那种!

    但如此情形就让李寻欢很是不解了;

    按说这贾代儒,乃当今之老儒,虽然是性格过于死板,而且也不怎么近人情通世故,但学问和人品自是有的!

    而且也据他所知,那在贾家倍受宠爱的贾蓉媳妇---秦氏的弟弟--秦钟,要到这贾代儒的门下读书,也不是说来就来的,还就是恭恭敬敬地封了二十四两银子的贽见礼给他。

    须知这二十四两银子可是那现任营缮郎——秦业,为了秦钟读书,四处去东拼西凑才集得的。

    看那家学里学生的数量不少,以如此多的学生来作推算,这个贾代儒绝对不至于如此清贫呀?而且他还有可观的月俸,日子应该很好过呀。

    还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而那贾代儒已经苦着一张老脸出来迎他了。

    眼里明显有些惊讶,应该是完全没想到李寻欢竟会来自己家里探病吧。

    二人虽同在家学里教书,平时却很难逢上。但见他年纪轻轻,容貌生得俊美,以至于这贾代儒看轻了他,在心里其实也不屑于理会他。

    李寻欢当然不介意他对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态度,所谓文人相轻嘛,他非常了解这种心态,于是并不会对此作多的计较。

    和贾代儒彼此见过礼后便问起了贾瑞的病情,贾代儒的一张苦脸几乎就要哭了,叹着气回道:

    “那孩子不知怎么的就病倒了;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昼常倦,下溺连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

    而且合上眼还只梦魂颠倒,满口乱说胡话,惊怖异常!这大夫都来了去了好几拨儿,可都是束手无策呀!”

    听到贾代儒描述的那些症状,即刻就让李寻欢觉得:‘这贾瑞大好年纪的,怎会生出此等要命的病症,自己这打一出娘胎就有肺疾的身体都没他这病要命!’

    于是就和言安慰道:“吉人自有天佑,老先生也勿需过于着急!”

    贾代儒听到他的安慰,就摸了把老泪继续说下去:

    “昨日有个跛足道人来化斋,口称专治冤业之症,然后就从他的褡裢中取出一面镜子来——两面皆可照人,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

    递与贾瑞后说那镜子是个不得了的宝贝,天天看它就可保命矣。

    因为那宝贝镜子是出自太虚幻境的空灵殿上,而且是那警幻仙子所制;

    不但专治邪思妄动之症,还具有济世保生之功。

    还说他之所以带‘风月宝鉴’来到这世上,就是给那些聪明杰俊,风雅王孙等看照的。

    不过千万不可照正面,只能照镜子的背面,这是必须切记的,很要紧!

    最后那跛足道人说定了会在三日后来收取,保管病会好了的。他把话一说毕,就佯常而去,我们老俩口是苦留不住啊。”

    李老俩口是苦留不住啊。”老俩口是苦留不住啊。”老俩口是苦留不住啊。”笔趣阁 www.bjjdgay.cn 更新速度最快!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