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以蛋之名,把你煎了 > 请第83章 请勿
    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擦汗的毛巾,萧简扔给琉璃一条,好笑的看着树上的二白:“我去替你收拾它,你先去洗个澡。”

    琉璃瞪了树上的二白一眼,到底没再多说什么,她走到阶梯前,顺手就提着小小一团墨翡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

    她收拾不了那个,但是她收拾得了这个!

    “喂喂喂,琉璃,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动手了?我只是让你陪我洗个澡。”

    “男女授受不亲!你放开本少爷……”

    “毛都没长齐,还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姑奶奶我乐意让你占便宜行了吧?”

    “我不乐意让你……”

    声音约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了。

    萧简眯着眼睛乐了一会儿,看着跟做贼似的的二白从树枝上跃下来,一巴掌拍在了二白身上:“以后少跟着墨翡一起捣蛋。”

    这两只之前闹得跟生死冤家一般,最近好的跟蜜里调油一样,几乎达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但是每每联合做的恶作剧,总是让人哭笑不得。

    二白屁股一撅埋进了萧简的怀里,劳资没有听见啊没有听见。

    “出去?”墨狄倚在房门口,看着萧简翻换上外出的外套问。

    “恩,出去买些东西,你也去换套衣服,等下陪我出去一趟。”萧简对着镜子看了看,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包,“车钥匙在床头柜里,你自己拿。”

    萧简的事情,墨狄很少过问,即使过问了也极少反对。这会儿见萧简出门要用车,也不管自己是临时司机还是临时助理,墨狄走到柜前,拿了钥匙跟着萧简出了门。

    这会儿正上午,超市的人相对有些少,几个营业员三三两两站着,一边懒洋洋的看着来往的顾客,里边小声的七嘴八舌聊着天儿。

    尤其是蔬菜区,清一色的老大妈们推着小推车,挑三拣四着,相熟的还会说两句抱怨的话。这个点儿,该上班的都上班去了,年轻人本就少,年轻夫妻那就更难见了。

    萧简和你墨狄并肩走着,虽没有说话,两人之间的默契却是和夫妻一样的。尤其是他们俩都是帽子口罩眼镜,这算比较打眼的一对,惹来了周围大妈们频频的目光。

    大概是演艺界的明星,不过能陪妻子来买菜的男人,还真是够难得的。

    “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吗?”萧简一边捡着新鲜的鸡蛋一边问。

    墨狄想了想,吐出一个字:“肉。”

    “知道你喜欢吃肉,肉食我早已经定好了,说说其他的。”

    “蛋。”

    萧简捡着鸡蛋的手一顿,墨大爷说的肯定是宠蛋,遂摇了摇头,罢了,反正墨大爷也算得上很好养的宠物,即使不喜欢吃也从未明面上抗议过。

    至于暗地里的,萧简就当从未看到过。

    萧简自己估量着菜单,熟食生菜,海鲜干货,萧简捡着买了一堆,随即又买了些面粉、牛奶、奶油、水果、香精……

    有墨狄这个临时的搬运工在,萧简也没怎么在意分量和数量,结账的时候,小推车被塞得满满当当的。

    “回去?”用的是疑问句,墨狄看出来萧简今天大有亲自下厨的意思,嘴角一直是扬起的。

    两人一起住的那段时间,萧简生活条件有限,乱七八糟的事情却是很多。萧简倒是天天开火,只不过多半是一碗面,或者白饭加一两个小菜,应付的意思比较多。

    到后来,两人住在庄元敬楼下,厨师是现成的,便连开火的日子也是屈指可数的了。现在,保姆请的好好的,就是连那屈指可数的开火都没有了。

    现在看着萧简的架势,应该是要亲手做饭,萧简说是他心尖上的人也不过分,她精心准备的,光心意就已经把外面的大厨比下去了,厨艺反而成了次要。

    “绕路去一趟北城。”萧简在汽车的导航仪上确定了目的地,听着里面机械女声响起,打了哈欠接着说,“我睡会儿,到了叫我。”

    萧简嗜睡,只要能睡觉的地方,几乎没有睁眼的时候。

    这也确实不能怪她,身体改造太过成功,精神反和身体素质匹配不上了,尤其是她又没放下鉴蛋这种极耗费精神的主业,精神消耗太快,只能靠睡眠养回来。

    这一闭眼一睁眼,整整几个小时就过去了,萧简的醒来的时候安全带已经解开,正安然的睡在墨狄的怀里。

    她深呼吸,胸腔里便满满都是墨狄那令人感到安心的味道,稍稍翻了个身,竟有一种闭上眼继续睡下去的冲动。

    她对墨狄本就没有戒心,睡梦中被这么折腾,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看看时间,知道墨狄因为她睡觉没有叫醒她,两人在店面门口至少停了四五个小时了。

    萧简觉得心底暖暖的,什么也没说从墨狄怀里爬起来,对着后视镜整理整理头发和衣领。她看见脖子上为数不少的的红色斑块,手顿了一下,又当做什么没有发生过,手稳稳的将衣领扣好。

    帝都老字号的手工饰品店,手工永远比材料的价格贵,即使这样,还不是一般人想想就能够得到的。尤其是眼前这一家,云吉,祖传上千年的老手艺,四星雕刻师,有再多的钱,也得看老板愿不愿意做私人定制的。

    即使现在自己有神赐的消息已经传到大街小巷,要不是自己寄了一张图过去,云吉的老板是连甩自己的意思都没有。

    店面在二楼,不大,装潢却保持着一种沉淀着的古朴,低调中掩饰不住的奢华,一般人连知道门在什么地方的资格都没有的。

    因为走得是高端路线,客人稀稀拉拉的一两个人,一眼看过去便能看清楚所有人,自然也能听到所有的声音。

    “这是一对玉挂件吧?花样倒是耳目一新,看着倒像是灵宠,可又不像是……,就这对了,给我包起来好了。”

    说话的女人,好像是移动的名牌展柜,当季最流行的服装首饰都展现在她身上,虽然高贵惹眼却略显累赘了些,配上她那张有些小家子气的脸,怎么看都会稍稍有些违和。

    连价钱都没问下,显然是财大气粗一类的。

    “夫人,非常抱歉,这款式另外一位顾客私人定制的,并不外售。”柳老板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戴着副无框眼镜,不卑不亢,语气中也没多少敬畏。

    “这样啊,倒是可惜了。”说可惜,语气可没一点可惜的样子,她将手中把玩着的玉挂件放入锦盒之中,挂起一副温润高贵的笑容,“老板,这样吧,这对首饰我确实喜欢,我愿意出两倍甚至是更高的价格的价钱,你可以和事主商量一下。”

    萧家那摊子事情,知道内情的人不多,但是萧简因为神赐的事情,生平的事迹频频被书于媒体头版。虽然描述起来,前后难免会有夸张会有失真,但是萧简和这位后妈八字不合,却是容不得假的。

    而且,那位现在会缺钱吗?

    于是干脆拒绝:“夫人,您别难为小店了,事主不会答应的。”

    “你问都没问怎么会知道?到底是事主不肯,还是你不肯卖?”

    这还是她坐上萧家主母位置上,第一次有外人敢这么甩她脸,萧家是商业霸主,所有的点家只要听到她的名头,事先都会矮上三分以示尊重,何尝被这么打着幌子果断的回绝过?

    气氛到这已经僵了。

    “柳老板,我的东西做好了吗?”萧简听到这,也知道再看热闹下去,反而不美了。抬起腿似是刚刚从门内进来一般,目不斜视,边走直接笑着对上柳老板。

    柳老板也没废话,直接将打开了的锦盒盖起来,抄起盒子就递给了萧简:“做好了,照着你给的图样,我那还有活计,就不招待你了。”

    然后转头对萧夫人:“这就是事主,您若是要执意,也可以自己问。”

    说完,也不管萧夫人那张五彩斑斓的脸,后退了两步,转身就离开了。

    两块一模一样形状的挂坠,一块墨玉,一块血玉。却分别雕刻着一龙一凤的图案,黑龙血凤,踏云踩日,张牙舞爪着宛若栩栩如生。

    这雕工,倒是名副其实。

    萧简合起盖子,转过身对墨狄笑了一下,说:“行了,我们走吧。”

    萧简刚踏回去一步,后面的人到底没有忍住这样彻彻底底的无视,咳嗽了两声,见萧简没有反应,终于板起脸来:“萧简。”

    她似是没有听见,拉着墨狄的手往门口走去,身后的女人刚想开口呵斥,却想起那个贱人的身份,早已经水涨船高,脸色一变再变,终于定格在了狠厉和阴暗中。

    “不认识?”走出门口的时候,墨狄歪着头问。

    “不认识。”萧简回答的很有底气。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

    萧简给墨狄塞了一个苹果,自己顺着墨狄的手咬了一口,然后匆匆的系上围裙走进厨房。

    保姆在一旁打下手洗菜择菜,萧简则先拿出面粉鸡蛋等一系列配料,开始忙碌起来。

    “好香!”墨翡抱着二白,穿着拖鞋踢踏踢踏跑进厨房,“妈妈,在做什么?”

    一个月,萧简对妈妈这个词已经完全免疫了,顺手就捞起想偷拿食物的爪子,拿起筷子不轻不重的在墨翡白嫩嫩的手背上抽了下:“晚上你可以敞开肚子吃,现在不许偷吃!”

    “没劲……”墨翡缩缩手,倒不是疼,而是难得看见萧简这么严肃的样子,也知道墨狄本就是看在萧简的面子上收留他,面前这位才是真正不能得罪的。

    扬起一张小小正太的脸,露出一个萌翻了的笑容,然后踢踏踢踏着拖鞋又跑了出去。

    客厅里,墨狄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眼神却时不时瞟向厨房。

    而琉璃没有萧简在,也不敢离墨狄太近,找个角落坐着,手中拿着个游戏机,看着里面的操作着里面的小人被虐得死去活来。

    墨翡顺手接过琉璃手上的游戏机,没几分钟,已经操作着画面中的小人把boss虐的死去活来,

    然后把游戏机还给琉璃,拖着下巴问:“琉璃姐,人类不是到重大的日子才会费尽心思下厨么?今天是什么日子?”

    琉璃低着头,实话实说:“孙亚走之前没说着一天是什么日子,我比你早出世没多久,对人类稀奇古怪的习俗也不怎么了解。”

    墨翡肩一垮,孙亚因为有事回纪云去了,萧简和保姆正在厨房了忙着,整个客厅就三只非人类生物呆着。琉璃不知道,墨狄那他不敢上前凑,无奈挠了挠头发,很明智的把这个命题给抛弃了。

    有保姆切菜配菜,萧简做起饭来来很顺手,她前世祖籍古徽州,母亲做的一手地道的徽菜。她虽然手艺不如母亲,但是在这个世界里,这种手艺味道,也只有她能做出来而已。

    徽菜重油重色,倒是很符合客厅那几只。

    包括二白在内,五只非人类生物,饭量很难统计的出来。萧简的菜摆了满满一桌,也只是让他们能够尝尝看自己的手艺。

    真要填肚子,他们白天半夜时不时失踪,冰库里又莫名其妙多出的那些东西,足够他们自给自足了。

    摆完菜,萧简最后拿出用奶油水果装饰好的蛋糕,插上一根蜡烛,送到了客厅里。

    墨翡从未见过生日蛋糕,只觉得这会看起来漂亮,闻起来更香。这会儿有墨狄在,倒是不敢伸出爪子去拿,只是好奇的问了一句:“这是什么?好漂亮。”

    “生日蛋糕。”萧简看着墨狄也抬头看过来,拉了一个位子坐下来,顺口就说,“墨狄,一岁生日快乐。”

    萧简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说着,只是说道一岁这个词的时候,觉得有点点变扭。

    一岁的小屁孩,不还是穿着开裆裤,吐着单纯的音节在妈妈的怀中,到处被怪阿姨捏捏这捏捏那么?心里想着,将墨狄的脸缩小了几倍,配上开裆裤……

    然后一个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微弱的烛光下,可我们的墨大人,脸完全的黑了下拉。

    他沉着脸,刷的一声站起来,走到萧简的面前,将萧简打横抗在肩上,右手一弹,就是一个时间静止的结界,连烛光都被定格在了时间结界之中。

    萧简再一次脑袋朝下,羞耻感大于难受,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墨狄!你放我下来!好好的生日晚餐,你这是做什么?”

    墨狄扛着萧简走上楼,嘴唇一张一合,吐出俩字:“发疯。”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墨墨是呆瓜w】扔了2个地雷,【笑咪咪的豆豆】扔了4个手榴弹,【笑咪咪的豆豆】扔了6个火箭炮,【素素速速】扔了5个地雷

    鞠躬致谢。

    身体没好起来,但是也没坏下去,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样挺好的。各位菇凉不必担心,先mua一个。

    鞠躬感谢所有的菇凉。笔趣阁 www.bjjdgay.cn 更新速度最快!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