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陌生人[继承者们] > 第18章 cha第pter18
    黄昏时的阳光在这寒冷的秋日仍是带来着些温暖,斜斜照过那一座豪华独特的房子,在绿色的草坪上分割出阴暗与光明的色块。

    刘智夕站在喷泉旁,仰头看着静默着站在窗边的金叹。

    金叹就这样看着她,眼神中流露着丝丝难以言喻的情绪。

    “刘Allie,怎么停下来了?”刘Rachel手中拿着一个小巧的黑色蕾丝包,穿着一件剪裁流畅的淡粉缎面裙挽着Esther李的手慢慢走了上来。

    刘智夕收回自己的视线,脸上始终挂着微笑,“没什么,在等母亲和姐姐而已。”她说完这句话就走到Esther李的右边,挽着Esther李的手往金会长家中的客厅走去。

    金叹见她们已经走进了客厅这才转过身,而车恩尚在看到刘Rachel时就已经离开了。

    他走到自己的更衣间里,拉开玻璃门走进足有一个房间大小的更衣间,衬衫的扣子被他很快地解开了,脱下来扔在了一旁,露出了精壮健硕的身材。

    他又伸手从衣橱里拿下一件黑色的衬衫和深棕色的长款西装,很快就穿戴整齐,然后才是推开玻璃门走出自己的房间。

    “客人们已经在饭厅了,会长请您赶紧过去。”一位家中的阿姨恭敬地说。

    “知道了。”他淡淡地说,从二楼看向饭厅的方向,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才是快步下了楼梯。

    正当他要推开饭厅的门时,门把手却是一转,刘Rachel拉开了门,见到金叹在门口时脸上也并没有惊讶的神情,只是抓住金叹的手臂,往外走了一步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阿叹,在我跟你说明白一些事之前,你最近还是先别进去了。”她神色平静地看着金叹。

    “怎么,”他的手j□j大衣的袋子中看着刘Rachel,“是要我明白你是我的未婚妻而我是你未婚夫的关系,还是什么。”

    刘Rachel嗤笑了一声,微昂着下巴说,“我们的关系就算我不提起,也会有几百个人和无数个媒体会来提醒你的。”

    “啊,所以才说闹心啊,想忘都会有人不断地在提醒你。”他轻笑了一声看着脸色有点难堪的刘Rachel。

    “呀,金叹,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吗?”她的声音有些提高,看了眼饭厅的方向才又是压低了声音说,“今天我母亲还有你父亲都在里面,所以,不要给我干出丢人的事。”

    金叹笑着拂开她的手,直接无视着她的话就要推开饭厅的门,却在听到刘Rachel的下一句话时,高大挺拔的身体立刻就是僵硬在了原地。

    “刘Allie是真的忘记你了,在一年多前脚好了没多久后就发了一次高烧,几乎没命了,醒来之后有很多事都记得不真切,”她紧紧地看着金叹僵硬着的背影心底突然衍生了一阵快感,嘴角微翘着说,“所以,别再做出一副和刘Allie熟识的样子了,她,根本就不记得你。”

    “你说什么?”金叹转过头直直地看着刘Rachel,眼底的光芒颤动着。

    刘Rachel的两边嘴角扬起,眼底却是没有丝毫笑意,瞥了金叹一眼,没有回答他的话就直接把饭厅的门给推开了。

    Esther李见刘Rachel微笑着走进来之后金叹也是紧随着走了进来就打趣地说,“看来我们刘Rachel是为了等阿叹才出去的啊。”

    刘Rachel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听Esther李这么说就有些嗔怪地说,“母亲,我只是在外面碰巧碰到了阿叹。”

    金叹忍住自己想要看向刘智夕的冲动,脸上勉强挂起一个笑容对Esther李说,“您好,回韩国这么久了还没能去拜访您真的很抱歉。”说完他才是坐在了刘Rachel对面的位置,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却是因为刘Rachel那最后一句话而不停地起着波澜。

    Esther李也是笑了一声说,“阿叹一直没来看我,我的确是有点伤心呢,这样吧,下次也来一起吃顿饭吧。”

    “……是。”他的视线往正小口吃着牛排的刘智夕身上看了一眼,然后才是低声回答。

    “对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金会长突然抬头看着吃着牛排的刘智夕,脸上挂着慈蔼的笑容,“今天,阿叹不是在学校里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把智夕也牵扯进去了吗。”

    “其实没什么事,后来不是也证实并不是……金叹前辈的错。”智夕把叉子放在碟子旁,看了眼脸色变得有些差的金叹然后才是微笑着对金会长说。

    “虽然如此,但还是给智夕你带来些麻烦了,阿叹,”金会长看向沉默着不说话的金叹,“你就在这里给智夕道个歉吧。”

    刘Rachel的手紧紧握着叉子,眼神中参杂着些复杂看着金叹。

    金叹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了红酒杯,站在一旁的佣人立刻就是上来替他倒了小半杯的红酒。

    他端起酒杯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刘Rachel旁的刘智夕,眼中的光芒动了动然后才是缓缓地说,“对不起,刘智夕……”

    对不起,在你那么辛苦的时候却没能陪在你的身边……

    对不起,一直生气……你忘了他……

    他晃了晃杯中的红酒,然后就是仰头把杯中的酒都喝光了。

    饭桌上的气氛在这时突然就安静了下来,Esther李脸色复杂地看了表情没怎么变化的智夕一眼,也只是端起面前的红酒抿了一口。

    “金叹前辈没有必要道歉的。”刘智夕把在场所有人的各异的神情都收在眼底,然后就是微笑着端起酒杯向金叹的方向一举,将杯中的红酒也都是喝尽了。

    “刘Allie,你没怎么喝过酒,这样喝会醉的。”Esther李用餐巾轻轻地擦了擦嘴角语气平淡地说。

    “母亲说的对,”她的手肘抵在桌上,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说,“刚才好像逞能了,喝的有些急,现在有些头痛了,我想先出去透透气,”她将腿上的餐巾放在一旁站了起来,向金会长颔了颔首礼貌地说,“真是抱歉了。”说完她才是轻轻拉开椅子往饭厅外走了出去。

    “真是让人乏味得都呆不下去的餐会啊。”等她走出了别墅的大门脸上的笑容才是全数褪去,澄澈明亮的眸子里夹杂着一丝不明的情绪。

    黄昏的最后一丝光芒也是被完全吞噬殆尽,这座韩国最繁华的城市在夜晚开始亮起了最璀璨耀眼的灯火。

    门口停着无数豪车的酒吧里音乐正是疯狂,各色的闪光灯围绕在整个舞池里,打扮时尚的少男少女们带着被酒精迷离的眼神随着节拍疯狂地律动着。

    “呀,英道,你今天不是不开心吗,就让我们在这多玩会儿吧!”因为酒吧里音乐声震耳欲聋赵明秀只能扯着嗓子对坐在吧台喝着酒的崔英道喊。

    “滚开。”右脸上有着明显伤痕的崔英道无视地把赵明秀的头推开,把最后一杯酒喝光就是站了起来,面色阴沉地拨开挡在他前面的人。

    当他打开门走出暖气十足的酒吧走到外面时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心里咒骂了一声就把摩托车上的头盔戴在了头上,跨上摩托车就是飞快地驶了出去。

    他头盔挡风玻璃下的眸光显得格外冰冷,心中的暴戾也是疯狂地汹涌着,被狠狠揍了一拳的右脸也是该死的疼。

    他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想着他父亲在他打开房门时就给了他狠狠一拳的场景。

    说自己一点小事都解决不了,那他……又难道不是在那女人面前解决不了那点事才把火气发在自己身上吗。

    “哈,你又有什么好得瑟的……”他眼里含着讽刺,在看到一个转角处时更是加快了速度,直接停在了那家他经常去的便利店门口。

    他把头盔拿下随意地扔在了摩托车上,然后就是因为穿的单薄而缩着脖子往便利店里走进,熟悉地去放有方便面的货架上,拿了最常吃的一个味道,又买了一个创口贴贴在脸上然后结完帐后拿着泡好的面走到了便利店外面的桌子旁。

    “啊,这样要怎么吃!”他想吃面时却因为张嘴而牵扯到了脸上的伤痕,只能一脸懊恼地把叉子一扔,手按在了只晃动着酒精而有些难受的胃,仰着头靠在了椅子上。

    “真冷啊……真累啊……”他看着夜空上发着微弱光芒的星星难得的……感到伤感。

    “阿嚏——”

    这时在离他不远处时也是响起了一个打喷嚏声,崔英道听着声音有些熟悉也是坐直了身体看过去,却看到刘智夕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裙子环着双臂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

    “啊,这是种怎么样的缘分,才会让我这种时候看到你呢,刘智夕……”他的眼神逐渐变得深邃,双手插着裤袋站起来往刘智夕所在的地方走去。

    刘智夕正有些失神地看着自己因为寒冷而逐渐变红的膝盖,这时眼前的光线却是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所挡住,她有些奇怪地抬起头却看到崔英道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正站在她的面前。

    “崔英道,你怎么会在这?”她站起来揉了揉即使穿着长袖仍因为寒冷而起着鸡皮疙瘩的手臂,在看到崔英道右脸上的伤时又有些惊讶地说,“你的脸怎么了?”

    崔英道的嘴角斜斜地勾起,有些慵懒地说,“呀,刘智夕,你不觉得我现在有比这件事更让我生气的事吗?今天在学校里没来得及当面问,你,”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认真起来,“今天为什么帮的是金叹。”

    “这件事很有关系吗?”她淡淡地开口说。

    “是,我很生气,刘智夕,”他显得有些冰凉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刘智夕的手,把她往自己的身前猛地一拉,另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肩膀,两人靠近得连对方的温热的呼吸都是感受得到。崔英道侧过脸,在她耳边慢慢地说,“你为什么总是会惹我生气呢,我,崔英道,第一次被女人打了耳光,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而丢人地去擦学校的窗户。”

    刘智夕深吸了一口气,装作不经意地离他远了些,“可是……你要怎么才能消气呢?难道,要打我一耳光吗?”

    崔英道轻笑了一声,有些灼人的呼吸喷在了她的颈上,“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他松开了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嘴边扬起一个恶劣的笑容,“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他话音刚落,面色一沉,抬手就是往智夕的脸上挥去,智夕没想到他真的会动手,下意识地就是偏过头闭上了眼睛。

    在下一刻,他有些冰凉的手就是轻轻地碰在了她的脸上,她还没反应过来,崔英道显得薄凉的嘴唇就是吻上了她的嘴唇。

    “哦,我们刘智夕也学会喝酒了呢。”崔英道缓缓离开她的嘴唇,在嗅到她嘴角的酒味时忍不住就调侃了一句,在看着她惊愕的表情时,眼中闪过一道得逞的光芒,然后就是扣紧了她的后脑勺深深地吻了上去……

    金叹站在路灯下一语不发地看着这一幕。

    等到车后灯的光芒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的身形才是动了动。

    把Esther李她们的车送走的尹室长回过头来正好看见有些失神地站在门口的金叹,轻叹了一口气,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Esther李他们已经走了,你看起来也有点累了,回房间好好休息吧。”

    金叹的视线往那渐渐开远的车看了一眼,然后就是转过身和与他父亲还有事情要商议的尹室长一起往屋内走去。

    他把自己房间的房门关上,走到床边直接就是躺了上去,有些疲倦地闭着眼睛。过了一会他才是突然睁开了眼睛,拉开一旁的抽屉,把放在抽屉里的相片拿了出来。

    他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那张相片,深沉难解的目光纠缠在眸子里。

    “一切……都重新开始吧,刘智夕……”笔趣阁 www.bjjdgay.cn 更新速度最快!
笔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